今日头条收购优酷的可能与不可能


互联网圈,周五总有大事发生。

12月21日名为“北京时间财经”的账号爆料称,字节跳动在与阿里巴巴洽谈收购优酷和阿里音乐相关业务。字节跳动方面,由企业发展高级副总裁柳甄负责此事。据称,洽购金额高达50亿美元。

传言双方均是明星公司的重点业务,交易金额和具体操盘人有板有眼,这一消息一时之间刷屏朋友圈。优酷和阿里官方微博先后回应称这一传言纯属“扯淡”,阿里文娱公关对罗超频道表示消息是假的,阿里巴巴合伙人、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优酷总裁樊路远则对外回应称是“胡说八道”,阿里字节跳动公关也在“互联网新村”微信群同步表态:消息不实。

虽然当事双方均已否认,不过,从往常互联网行业的投资收购案例来看,大多数最终成为实锤的传言,都曾经历过当事双方矢口否认的过程。既然这样,今日头条收购优酷的传言是否为真?我想还是让时间给出答案。不过,我觉得倒可以从业务逻辑来分析一下,这一交易的可能和不可能。

blob.png

可能之一:张一鸣对长视频兴致勃勃

今年春节刚过,今日头条招聘相关人员进军网综网大的消息就不胫而走,当时今日头条希望招聘人员“参与今日头条自制合制综艺和自制剧的制作全流程”,甚至有消息称今日头条长视频产品将名为“头条剧场”,主要出现在今日头条和西瓜视频,以获取更多新用户特别是女性用户。

然而差不多一年过后,今日头条在长视频上,连一点水花都没有激起来。正如我在《今日头条这次瞄准了爱奇艺,只因张一鸣内心住着小马哥》一文所言,长视频与短视频逻辑截然不同,消费场景、创作模式、分发方式以及变现途径,都有巨大差异,不是今日头条擅长的事儿,再加上长视频是一个烧钱的生意,所以我的结论是长视频会是今日头条有史以来最难啃的骨头。

难啃不是不肯的理由,对于想要覆盖一切内容形态的今日头条来说,做长视频也是必然。张一鸣说,“头条已经成为一个通过人工智能技术给用户推荐信息的超级内容平台。”既然是超级内容平台,就不可能错过凝聚用户注意力的关键内容长视频。

自己折腾了一年不行,就要借助外力,投资/收购有实力的视频平台,是适合的路径。


可能之二:“渠道优而内容”是必然

抖音日活已经突破2亿,字节跳动今年整体日活目标是6个亿,算上来已经是互联网上一个不容忽视的入口。

回顾互联网发展不难发现,最终渠道都走向了内容,也可以说是下游都会向上游延伸做垂直整合。

爱奇艺能够后来居上,是因为有百度这一PC入口的输血,不只是烧钱做内容,还有大方导流量;腾讯视频三分天下有其一,是因为有基于微信为主的社交网络分发优势,这是腾讯整个大内容战略,包括新闻、音乐、文学、动漫、游戏在内的内容能做起来的基础;优酷自立门户,到了移动时代被收购成为阿里大文娱板块的关键部分,阿里同步购买了UC、高德等移动小入口。

字节跳动在入口地位形成后,向内容端延展是水到渠成。不只是长视频,音乐、动漫、小说、游戏它都在尝试,比如扶持独立音乐人,比如收购二次元小说社区“半次元”,等等。渠道只是分发,是一竿子买卖,内容是源头,有IP,有丰富的商业模式,每一个细分赛道体量都足够大——而不只是广告市场的盘子,比如刚刚IPO的腾讯音乐,市值就超过了300亿美元。

只不过,字节跳动的内容都还没成气候,这需要足够大的投入、足够多的耐心和足够长的时间,腾讯干了十多年,相对而言,字节跳动还是新手。


可能之三:字节跳动与阿里亲近

今年上半年业界讨论的传言是阿里是否会收购抖音,后来在Pre-IPO融资中,阿里系云锋基金参与进来,天眼查数据显示,字节跳动于2018年10月20日完成最新一轮Pre-IPO融资,融资金额是40亿美元,投资方是春华资本、软银愿景基金、General Atlantic泛大西洋投资、KKR和云锋基金。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集团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此前曾坚决否认阿里将收购抖音的传言,但同时表示阿里与头条在深入合作。众所周知,抖音相对于很多内容平台而言,有着出众的带货能力,许多抖音网红都开设了淘宝店,字节跳动也在探索自有电商。

虽然字节跳动一直强调自己不站队,但如果一定要站队,在BAT中,显然会选择协同效应最大、竞争关系最小的阿里。如果字节跳动收购优酷,意味着跟阿里更加铁杆,就像京东收购拍拍易迅变为腾讯系成员一样。


可能之四:字节跳动不差钱

百度前副总裁、内容生态前负责人、后来的信义资本创始人陆复斌前段时间透露,他们预测字节跳动今年营收将突破500亿,甚至可能达到600-700亿(张一鸣年初定的目标是营收超500亿),其中DAU已超2亿的抖音将贡献200亿收入(信息流广告超过100亿)。2019年字节跳动的营收将超过1000亿。信义资本是快手投资方之一,同时其团队参与了字节跳动和快手相关的交易,关注文娱产业,其预测比较可信。

从估值来看,字节跳动上一轮融资估值已经到了750亿美元,如此体量再加上充沛的现金流,吞下一个几十亿美元的公司,不是没有可能。

而且从回报率来看,能50亿美元收购优酷会给字节跳动数百亿美元的市值回报。字节跳动如何实现千亿美元的跨越?信息流+短视频是不足够的。在内容平台基础上如果再加上奈飞甚至Spotify的故事,在资本市场就会更具吸引力,特别是奈飞,市值超过1100亿美元,已跻身美国FAANG科技五巨头。


不可能之一:阿里不会放弃优酷

今年3月爱奇艺上市后势头正盛、腾讯视频多部网综大获成功,让当初的视频一哥优酷在今年有些相形见绌,特别是最近优酷总裁杨卫东出事,对其发展也有不小影响。然而,优酷依然是视频第一阵营“爱优腾”的成员,2018年iOS十大赚钱APP(不含游戏)中,腾讯视频、爱奇艺和优酷均上榜。

优酷是阿里大文娱核心资产,没有之一;大文娱又是阿里核心战略,承载着马云Double H(Happiness和Health)战略的第一个,阿里可以通过文娱占领用户心智、获取用户时间、创造交易场景,与阿里数字经济体中的许多业务协同。

对标亚马逊可以发现,后者也在大力布局文娱,亚马逊图书、视频、音乐都很强,是Echo音箱和Prime会员体系的核心服务之一,正是因为此,阿里不可能放弃文娱,如果出售优酷,文娱就没什么实际价值了,因此阿里也不可能出售优酷,像腾讯那样将业务“甩出去”再占股的做法,也不是阿里的投资风格。

前段时间,阿里巴巴合伙人、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优酷总裁樊路远执掌优酷后,第一封公开信就是稳定军心的,这封信主题是“投入不变、决心不变、信心不变、耐心不变”,其明确:“阿里对大文娱、对优酷、对内容产业投入的决心、信心、耐心都不会改变。”所以现在怎么可能出售?


不可能之二:阿里比头条还要不差钱

有人说优酷很烧钱啊,阿里不卖就是个无底洞,卖了财报更好看——这不具备任何说服力。

首先,所有视频网站都在烧钱。爱奇艺盈利也没明确时间点,搜狐视频今年大幅减少版权采买,不烧钱了明年有望盈利,然而只能自居第二阵营;

其次,烧钱的互联网业务不一定要卖掉。互联网业务本身的特性决定其要容忍足够长时间、足够大规模的亏损,例子太多就不列举了,今天的文娱有点像五年前的阿里云,当时很多人不看好,然而阿里云今天已经是中国公有云计算市场绝对老大,成为营收增长的核心驱动之一,上半年营收破百亿,对了,阿里云今天还是亏损的,但2020年有望净赚100亿。

再次,阿里这等体量的公司是不可能为了财报好看,去做重大布局和战略调整的,阿里战略顶层设计者还是面向未来二十年做战略的马云,如果为了财报好看就卖掉优酷,当初就不会做大文娱。

最后,阿里比头条更不差钱,不只是不需要卖掉,而且有更强的烧钱能力,2019年字节跳动营收将破千亿,2018财年(截至每年3月31日)阿里营收已经达到2502.66亿元人民币,而且是盈利的,头条是小康,阿里才是真土豪。


结论:优酷不会出售,阿里文娱与字节跳动合作可能性大

2018年优酷不再是一哥,甚至有跌出“爱优腾”的可能性,如何挽回局面?

按照现在的打法肯定不行。

2018年优酷给外界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高价拿下俄罗斯世界杯版权,基于此做了很多内容,这体现出优酷烧钱买版权的策略,与爱奇艺、腾讯视频的自制路线是相反的,事实上,相对于腾讯视频和爱奇艺而言,优酷的自制内容战略虽然可圈可点,但还是慢了一拍,未来优酷肯定会强化自制内容。这跟字节跳动对内容的思路是一样的,只不过字节跳动没做出来爆款。要做内容,优酷显然是更擅长的,它在自制上有一些布局,字节跳动创作形态则主要是PGC+UGC。

字节跳动擅长的是渠道。虽然阿里是互联网核心入口这一,然而相对于百度和腾讯而言,阿里的入口优势更多是在电商本身上,用户习惯去淘宝天猫购物,去支付宝获取各种服务,而不是去听歌、追剧或者看书,因此阿里一定要跟外部的超级入口结盟,字节跳动是现成的。

阿里和字节跳动本身就已经在进行业务合作,本身就已经有了资本关系,两者未来深入合作可能性将会很大,这对两者都十分有利,彼此是各自的最佳选择。阿里和字节跳动要深入合作,就要有合作重点,电商和文娱或许会是两者合作的抓手,资本合作不是没有可能。(本文首发钛媒体)


转载请注明:vip共享网-爱奇艺vip会员共享 优酷会员账号共享>今日头条收购优酷的可能与不可能

相关推荐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