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大佬都成了老赖,乐视系独占两席:贾跃亭、乐视影业上榜


2月15日,据媒体报道,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这是乐视自2017年爆发危机后,旗下的乐视影业首度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blob.png

2018年9月18日,乐视旗下的乐视网就曾发布公告称,公司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而乐视集团的创始人贾跃亭,更是已经8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其实近些年来,不只是乐视,不少企业或者企业家也都因公司营业不善成为“老赖”。

戴威

blob.png

将ofo发展成共享单车行业霸主的戴威,在2018年遭遇了滑铁卢,对供应商和多家合作公司欠下了大量债务,同时,对用户押金也迟迟不能退还。

2018年12月4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出限制消费令,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即ofo的运营主体)和戴威因未履行“给付义务”而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不能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包括乘坐飞机、列车软卧;在星级宾馆、酒店、夜总会等地进行高消费;旅游、度假;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等。

blob.png

2018年11月29日,据媒体报道,一份《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高新区支行、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执行实施类执行裁定书》显示已将金立集团董事长刘立荣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对相关公司法定代表人限制高消费。

该裁定书披露,因被执行人金立集团董事长刘立荣、财务总监何大兵等未按已生效法律文书履行还款义务,兴业银行向法院申请执行,请求强制其偿付负债及利息高达2.06亿元。

此前金立集团董事长刘立荣承认自己参与赌博,但是否认输了一百亿元,称“大概十几个亿”。

巨人网络史玉柱

blob.png

1997年,巨人公司因资金链断裂将巨人大厦停工,35岁的史玉柱负债2.5亿元,巨人公司已名存实亡,但一直未申请破产。此后,史玉柱在公众视野里消失了三年,有人猜测他是为了躲避债务而消失。

但幸运的是,三年里史玉柱找朋友借了笔钱,于2000年带着保健品“脑白金”和团队重出江湖,并一路做到了国内保健品市场第一,2003年,史玉柱还清了此前欠下的所有债务。

东方汇富阚治东

blob.png

在业内有“证券教父”之称的阚治东,在2019年1月被宁波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2019年1月11日,东方汇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因支付欠款全部未履行,且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宁波市北仓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人,也就是常说的“老赖”。

下一个,罗永浩?

和戴威有点类似的是,罗永浩的2018年也不好过,去年年底,关于锤子科技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锤子产品无货,被供应商讨薪,被传收购.......

虽然锤子科技一直未被坐实破产或收购,但在2018年12月5日,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发生变更,由罗永浩变更为温洪喜,温洪喜同时担任经理一职,罗永浩由董事长变更为执行董事,其他9位董事全部退出

转载请注明:vip共享网-爱奇艺vip会员共享 优酷会员账号共享> 这些大佬都成了老赖,乐视系独占两席:贾跃亭、乐视影业上榜